似此星辰非昨夜

谢谢评论
有时候不回是因为实在不知道回什么(比较话废

【白魏】恋爱阈值

白保险x魏有钱

精神上已经飙了车 手上还是拉了灯

 

 

第一个电话是魏有钱刚出门的时候,白保险气冲冲的喊魏有钱拿落下的钥匙。

 

“不用了,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那你去——”

 

魏有钱很有骨气的在白保险说完之前挂了电话。

 

他两在一起也得有个好几年了,没到十多年,也过了热恋期了。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算着日子,纪念日过得天花乱坠的,憋着劲给对方准备个小惊喜,后来有一年实在忙,就错过日子了,从那以后就搁下了。

 

魏有钱这两年才开始闲下来,算算日子今天正好是个纪念日,早晨跟白保险一说就吵起来了。他们最近经常吵架,也说不上什么理由,随便一个语气词都能归结到对方的思想出了问题,两个一米八的男人经常吵的跟哈士奇过境一样。

 

魏有钱一边开车一边生气,过个纪念日还能吵起来,想着想着就有点委屈,一不留神开超速了,被贴罚单的时候又在白保险身上记了一笔。

 

魏有钱到了办公室更生气了,整体装潢是白保险设计的,本来金光闪闪到处浮雕着大牡丹花的办公室直接让白保险装成了黑白灰,一点也不贵气。钢笔是跟白保险出去旅游的时候买的,还刻着他两的字,桌子上有个呆头呆脑的兔子是白保险送的,说是像自己。魏有钱冷哼了一声,把兔子扔进垃圾桶,摆上了财神爷。

 

坐在椅子上没两分钟,又给兔子拾起来了,幸亏垃圾桶前一天才清理过。把兔子放在了抽屉里。

 

 

第二个电话来的有点晚。

 

魏有钱的手拿着那个兔子悬在垃圾桶上,看了看手机把兔子放下去了,接了起来。

 

“我今儿晚上不回去了。”

 

然后魏有钱就被挂电话了。

 

白保险是挺潇洒的,兔子的命运又危险了。

 

 

第三个电话来的时候,魏有钱有点忙,他铁了心要让白保险比自己更不舒服。

 

勋白雪正在cos的开心,就被一个电话叫了到了魏有钱办公室,脸上的妆还没卸干净,往沙发上一摊,就被他哥喊着亲自己一口。

 

“哥,我不干这种事的啊。”说完捂住了胸口,又看了看他哥丧丧的气场,凑了过去。

 

勋白雪两手捧着魏有钱的脸,犹豫再三,“哥,我下不了嘴。”

 

最后还是犹犹豫豫吻在了脸颊上,然后发现自己的唇釉根本不掉色,他只好气冲冲的从包里拿出来支口红抹在了魏有钱嘴角。

 

“哥,要不然再给你整点香水什么的。”

 

“够了够了,我现在对香水过敏。”

 

第三个电话也就响了那么几声。

 

 

第四个电话来的时候魏有钱正在勋白雪家里坐着,左手一只勋白雪的猫,右手一只白骑士的狗。

 

魏有钱太久没出去嗨了,进酒吧浑身不得劲,还没三分钟就出来了。大晚上不回家也没地方去,就去视察勋白雪了。

 

魏有钱冲着旁边跟白骑士眉来眼去的勋白雪使了个眼色,勋白雪搬过来一个音响开始放九十年代悲伤情歌,白骑士听不下去了,换成了土嗨。

 

“你在哪呢?”

 

“你管我。”魏有钱看了看        墙上的钟,都快一点了,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更委屈了。刚开始的时候晚两分钟回家能打四次电话,现在晚了两小时就得来四个字,还得把那个语气词算上。

 

天冷了风凉了,感情吹淡了。

 

又嘟嘟嘟了,魏有钱这一天被挂的电话比一年的都多。

 

 

第五次是门响,白骑士去看了眼,“两点了还有人推销保险,这也太敬业了。”

 

勋白雪拽了他一下,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睡的昏天地暗的魏有钱,开了门。

 

 

魏有钱感觉颠颠簸簸的,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在车后座上,冷汗刷的就下来了,还以为被绑架了,看了眼司机才放下心来。

 

“我都好久没坐你这个车了。”

 

“以后我天天送你上下班。”

 

“我也想养只猫养只狗。”

 

“明天就去。”

 

“你知道几天是什么日子吗?”

 

“你跟我告白的第七年纪念日。”

 

“瞎说,是你跟我告白。”

 

“行,听你的。”

 

魏有钱迷迷糊糊的,推开家门依靠着肌肉记忆就准备闭着眼去卧室睡觉。

 

白保险拦住了他,“这就完了?”

 

被扔床上的时候魏有钱差点直接一歪头睡着了,手还在推着白保险,“今天先别,我困。”

 

然后就被剥光了。

 

全部完成之后魏有钱看着泛着鱼肚白的天深感人老了体力跟不上了,白保险从后面搂住他,往他手指上怼什么东西,他低头看了看,是个戒指。

 

“我最近不对,不该跟你吵,你说咱两当时在一起那么难,咋现在还这么不珍惜呢。”

 

魏有钱脑袋实在跟不上,但是还是觉得这个场景甜甜蜜蜜的。

 

在白保险怀里找了个好的位置睡去了。


【宁羞】内向乐天派和外向悲观主义 下

高振宁x姜承録

校园设定

电竞三禁




高振宁对于自己和姜承録友情进展的速度啧啧称奇,像是困极了,在高速路上只是眯了一会,却发现已经驶出几百公里。

 

姜承録就坐在他左手边,阳光洒在他身上,用笔沙沙的画着什么。

 

他本身就像幅画。

 

在这个危险的念头冒出来之后,加上姜承録跟别人聊天时候自己心里的酸楚,高振宁才发现他眼里他俩的感情或许不仅是速度太快了,还发生了质变。

 

他再怎么外向,观念上却还是个悲观主义者。姜承録怎么会恰巧喜欢自己。何况这也不是世人容许的。

 

 

心里生出间隙,外表就不可能再如同往常。

 

姜承録很快感觉到了。高振宁的手好久都没落在他的肩上,眼神偶尔接上也是躲躲闪闪的,高振宁的感情总是外放而热烈的,在他眼里一览无余。

 

 

宿舍里就他们两个人,高振宁微微的有点不自在,穿上外套就想出去,姜承録拦住了他,递给他那本水彩本,高振宁愣了一下,接过去了。

 

翻开那本薄薄的订在一起的水彩本,姜承録有点局促的搓了搓手,高振宁看见了他自己在阳光下趴在桌子上睡到昏天黑地、他投篮的时候飞起的衣角、还有他们第一次看完电影他去买炸鸡的背影。

 

从姜承録刚来的那个夏天,到现在这个夏天。姜承録的爱意借由浓重绚烂的色彩,在无数个午后或者黄昏,被一笔一笔的投在阳光照抚着的纸上。

 

高振宁不懂画,但是能看出画里附带的感情。

 

他从没感觉到这种幸运。

 

 

他们在一起了,有点偷偷摸摸的。打闹时候偶尔碰在一起的手,课桌下面高振宁抚在姜承録大腿上的手,走到宁谧处的亲吻。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到了学校里要办新年晚会的时候了。

 

高振宁问姜承録的安排,他就会说,但是如果他不问,姜承録也不会去主动的提起。对方太过于沉默的性格有时候让他感觉跟经历过的恋爱有些许不同,即使除去性别的因素也是最特别的一次。跨年夜的那一天姜承録说有钢琴独奏,高振宁用一顿饭从喻文波嘴里问出来了时间和地点。


也不过是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

 

喻文波的新疆男友伴着旋律唱了好几首林俊杰,姜承録在旁边伴奏,脊背和脖颈连成一条直线。

 

由键盘上跃动姜承録的手指倾泻出流畅的旋律,高振宁不由得想起他在上路的时候剑姬打出对方破绽时候的样子。他笃定了自己能赢,能够用自己的技术去秀翻对面。

 

绝对的实力之下,姜承録对于自己胜利的自信让他对于胜利,显得十分的淡漠。他是知道自己会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

 

他像是蒙上灰的玉器,初看时也不过是灰扑扑的一个泥罐子而已,显得单调无聊。或许要借由那一场雨,露出里面的翠色。

 

高振宁突然明白,当时姜承録把画册直接给他也是看透了自己。姜承録知道递出去的画册会换来一段恋情。

 

高振宁在琴音刚落的时候就站起来鼓掌,姜承録羞涩的笑意穿过掌声的浪潮,伴着他对他独有的认真信赖的眼神。

 

 

 

 

 

高振宁其人,半年之前还是cp绝缘体,唯一的宁明还有点半身不遂。现在竟然也是风暴中心了。

下个江湖再见。


【白魏】有钱人是怎么谈恋爱的

知乎体

A白保险xO魏有钱

前篇:AO之间有没有纯洁友情



“一直有一个问题,有钱人是怎么谈恋爱的?”

 

 

WDX-BJT

谈恋爱了不可能不秀的 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真替我叔羡慕上面这些有钱人谈恋爱谈的五光十色的。

 

我叔肤白貌美大长腿,脾气是千里挑一的好。我们那边的方圆十里阿姨们,除了比拼谁的广场舞步炫酷就是比拼谁先给我叔找个对象。

 

就是这么一个自身条件过硬还牵动着万千阿姨心房的人,还是坚强的单身了快三十年。

 

我从小跟他长大的,感情贼好,基本吃一样穿一样,但是不同的是,我刚分化就有对象了。

 

我不忍心欺骗他,但是我更不忍心跟一个单身这么长时间的看着我长大的人说我谈恋爱了,我对象还对我贼好,我感觉我要跟他过一辈子了,我俩已经标记了,他的薄荷味好闻吧?

 

对不起,对着除了我叔之外的人我都想秀。

 

并且当时他爸他妈催他的时候,他还说我没对象他就不找。他要先给我找个然后再考虑自己。

 

当时我的腺体前几天才被我对象咬了一口,还在隐隐发麻。我的良心也在隐隐作痛。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单身。后来有一次他实在受不了阿姨们的热情推荐去相亲,恰巧我就在旁边不远处跟我对象培养感情。

 

他俩一开始谈的不错,看得出来相亲对象还是挺对我叔胃口的,我叔刚刚结束发情期,腺体贴着抑制贴,但是还是散出来了丝丝的信息素。

 

我叔可甜了,我当时就放下了心,感觉马上要有个婶婶了。

 

我叔对面的人吃着吃着饭显然也是闻到了那个味道,放下了筷子,说了一句“我感觉我要发财了,我去买张彩票”就走了。

 

我差点就抑制不住我的暴脾气上去打他一顿。买彩票?跟我叔在一起以后他都能拥有一个彩票站。

 

我对象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我。

 

“小白,你说我叔为什么没对象?你聪明,你快分析一下。”,我想不通,只得求助于我的聪明男朋友。

 

 “嗯——”我对象顿了一下,“有的味道AO闻起来是不一样的,你叔的信息素有点特殊。”

 

然后我目瞪口呆的听我对象描述了一下我叔的信息素在一般般的A的鼻子里是多么不一般般的味道。

 

我叔,真的是个有钱到骨子里的人,A闻到他的信息素会感觉有一堆钱向自己砸来,会感觉自己一夜暴富,会感觉自己即将走上服不服富豪榜。

 

太有钱或许也是件悲伤的事情。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虽然没关系,但是我还是想在这里讲一下。

 

我听我对象说他有个亲戚信息素是穷味的。

 

我还挺想见见这个人,感受一下穷味是什么感觉。

 

---------------------------------------------- 

 

我好像有婶婶了。

 

我叔说我对象那个亲戚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那就是穷。

 

我叔最近抱着人家,跟吸毒一样的在感受贫穷。

 

---------------------------------------------- 

 

如果你们身边有这种类似的的话,别紧张,标记以后就好了,就会回归正常味道。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叔他们比我和我对象能秀多了。

 

我家里现在人均三份保险。

 

你们要是想要保险,只要不姓甄和贾,也可以来找我,内部优惠价还是没问题的,有我叔也不用担心理赔问题。


【白魏】AO之间有没有纯洁友情

知乎体

A白xO魏

可能有后续

 


“AO之间真的有纯洁友情吗?”

 


魏有钱  

科学养侄 合理致富   投资问题优秀回答者

 

前面咋还都是说没有的呢?

 

真的有。

 

我侄子和他的同学就是。并且他俩还都挺帅的,我侄子像我就不用提了,他同学职业校草。

 

他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在一起十多年,我一直以为他俩得是两个A。分化以后一个A一个O,我侄子A外O中,他俩也没受影响,比没分化的时候还黏。

 

我以为他俩成了,刚想跟我侄儿普及一下早恋的危害和相关安全措施。

 

他就说他俩真的纯友情,我一开始也不信。毕竟我自己就是个O,深切的知道就算是看上去再高岭之花的A,来跟我交朋友的最终目的也不过是想要走后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谁会信这个?但是这都快四五年了,他俩还是一对筷子(评论有的看不懂,这里解释一下,就是说他两两光棍)。

 

我才开始真诚的思考,为自己不信这个世界AO之间还存在着纯洁的友情而思考,为自己狭隘的AO观思考。

 

但是他俩又实在是新世纪好青年,竟然都单身这么多年,闹心。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死磕。我观察了很久,想找出来他俩单身的原因,一无所获。

 

后来我才发现一点端倪,我侄儿是因为就算是后颈贴着抑制贴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但是还是把自己当成个A,我侄儿的那个同学是因为只关心鞋。

 

鞋,穿在脚上,勾勾的那个。

 

说到这个鞋,我有一次去那个同学家里,一推门,我还以为他住在仓库里。漫山遍野全是鞋,我几个大跳才找了个好地方落脚。

 

他那个同学从鞋盒筑成的墙后面露出来了个头,“马上好了。”

 

我凑过去一看,竟然在煮火锅。而我在家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侄儿在旁边切菜,看见我了就抬头招了下手。

 

我那个时候还觉得他俩在谈地下恋情呢,还为这个温馨的场景暗自落泪。

 

扯远了,反正他俩就是那种怎么看怎么配,但是真的就没啥事的,一个A一个O,也有纯洁友情的。


------------------------------- 

 

他俩真的没啥,你们的AO观太狭隘了。


我侄儿上高中的时候,他班主任也以为他们在谈恋爱,还把我叫过去了。

 

实际上人家就是玩的好,AO怎么就不能玩的好了,O还非得在家里绣十字绣啊?我侄儿篮球游泳都不错,跟不少A都玩的不错。

 

那个班主任也是住海边,我在旁边诚恳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事还带着他俩去吃了一顿大餐。

 

------------------------------- 

 

啥味的?这是他俩个人隐私吧。

 

不过还是可以说一下,一个薄荷味的,一个薄荷奶糖味的。

 

------------------------------- 

 

我错了,AO之间根本没有纯洁友情,我的AO观不仅不狭窄还有点太宽了。

 

我还是太单纯了。

 

今天我在我侄儿家里打游戏,一翻身,旁边飘下来一张纸,是他分化期的报告,我还拿着那张纸逗他呢。

 

一扫眼,就看见味道那一栏上是奶糖味。

 

奶糖味。

 

这三个字凿懵了我。我在那里凝固成一尊雕像。

 

合着这两小兔崽子一开始就在一起了。

 

 ------------------------------- 


不更新了,天天吃狗粮。

 

嗝。


想写甜甜的日常想写沙雕文学想写分开以后兜兜转转还在一起

也想写性格缺陷人格分裂下雨天的阴谋和监禁

给真心喜欢过的cp产粮真的是一件非常让人开心的事情

虽然写的可能不是很好


【白魏】连锁记忆

白rapx魏全能

瞎写

第四季设定

 

 

浅浅的红棕色,是独属于秋冬的颜色,在这个夏天的晚上也好像带着枫叶的温度。

 

是他跟舞台的告别仪式上,嘴唇的颜色。

 

 

 

化妆师匆匆忙忙的出去了,临走甩给他一管新的口红,让他自己涂上。魏全能嘻嘻哈哈的接过了,嘴角随着门一点点关上也随之下坠。

 

 

今天是他第一次登上舞台的日子,也是他跟出道梦想告别的日子。这场在偏僻场馆里的演唱会给了他这么一次撕裂。但是他还是紧张期待着的,毕竟这十多年的梦想现在在他面前触手可及的地方,像是失而复得但是破碎的珍宝。

 

他的那一桶桶的汗水将在今天晚上拥有短暂的意义,然后彻底的挥发在空气中。等待一阵风来吹散。

 

 

手里的管体泛着沉沉的灰黑色,交织的格纹让他想起来他沉沉浮浮的出道经历。

 

 

命运如果是一个圈。魏全能的命运可能就是在努力出道然后距离出道一线之差的时候打回原点。像是莫比乌斯圈,没有终点没有起点,也或许哪里都是终点起点。

 

 

他揪开磁力有点过大了的盖子,盖子轻飘飘的,被他扔在了旁边。

 

凑近镜子,他并不熟练,转出来全部的膏体,力量用的像是要折断它。嘴唇刚刚接触膏体的时候感受到的硬度让他想起来小时候作画用的蜡笔。但是划过嘴唇的时候,意外的留下了轻盈湿润的色彩。

 

 

他不由的想起来了白rap,初见的时候对方还没有那一头脏辫,眼下泪痣让整张脸都生动起来,身体看上去很瘦,像是被一层薄薄的冰包裹着。

 

他是个热闹惯了的人,特长就是能跟人快速的打成一片。但是白rap这种,真的让他很苦手。他紧张的凑近,格外的小心翼翼,他是不带着什么敌意的,虽然他们的确是两个练习生,某种程度上只能拥有你死我活的残忍关系。对着白rap,他的笑都格外真诚一些。

 

说到底魏全能本质上也不过是个颜控。

 

白rap慢慢习惯了,开始给显露出来他的柔软。虽然还是带着薄薄的疏离和傲气。

 

 

他用膏体在下唇上划了一遍又一遍,抿了一下嘴唇,下嘴唇上的颜色就这么渡到了上嘴唇。

 

 

高压枯燥的生活需要一点东西来调节,他和白rap完全熟悉起来是因为游戏。最开始的时候,他两有时会凑出来时间打几盘。后来就没那么多时间了。准确来说是白rap没那么多时间了。

 

白rap忙起来以后好长时间他两没说过话,他的人生中有很多人来来去去,但是只有这一次,白rap才显现出来一点离开的迹象他就受不了。他带着件白rap常穿的牌子的t恤去找白rap,看见了隔壁公司的女练习生跟他告白的场景。

 

俗气的一见钟情好像要迎来俗气的结局。

 

 

他涂出界了,于是用戴着戒指的手指,一点一点抹掉那点溢出来的红色。就跟当时他想要去抹掉对于白rap不该有的想法一样。

 

 

对方当时没给他这个机会,这个俗气的故事拥有一个脱俗的结局。

 

白rap显然是个让人猜不透的人,他远远的看见魏全能就迈着腿奔了过去,一把搂住,对着那个女生抬了抬下巴。

 

“我……”等那个女生满脸不可置信的走了以后,魏全能才找回来自己的声音。

 

“我喜欢你,不答应算了。”白rap放开了魏全能,逆着光,魏全能看不见他的表情。

 

魏全能当时吓到没反应,白rap羞愤的转身的时候才拉住他的衣角,“愿意愿意,小白我愿意。”

 

 

他摸了摸自己的戒指,白rap本来要来的,但是今天晚上突然安排一个商演,没办法来,就摘下来了自己的戒指戴在了他手上。

 

他没有经纪人,只有个临时指派的助理,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了。

 

“快到你了,你发什么呆?”

 

属于他的部分只有那么一首歌的时间,属于他的粉丝也只有那么稀稀落落的几个,或许其中还要去掉他在几个小时之前买的那几个群演。

 

 

“再爱你一次——”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魏全能的梦想也落幕了。

 

这时却有一个人影冲了上来,对着他亲了一口。揽着他用戴着同款戒指的手扶脸上的心形眼镜。

 

白rap就是擅长做这些大胆的事情。

 

浅浅的红棕色,也是他在舞台上,白rap凑过来亲吻他的时候,从嘴唇蔓延到脸颊的颜色。


看了下期预告

上翘的嘴角微微下坠

【白魏】斑斓人间 1

各种白x各种魏

沙雕向



首席红娘魏了爱显然跟无所事事的男朋友白梦想不太一样,他的红线是比结婚证更加稳固的存在。

 

“要我说,你就改个名,你说你叫白梦想,这不就是白梦想了吗?别说别人觉得你不靠谱,我也觉得你不行。”

 

“……”白梦想说不出来什么话来反驳,但是他可以把魏了爱的工牌上的名字改成扑棱蛾子。

 

忙碌的魏了爱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月。

 

他一气之下绕着自己家小区扑棱了好几圈,然后发现,他不小心把红线掉出去了。

 

魏有钱和白大神绑一起了。

 



另一边的多年冤家魏有钱和白大神显然又路窄了。

 

魏有钱开了一瓶82年的红酒。

 

白大神开了瓶81年的。

 

魏有钱拉过在旁边一脸懵逼的表弟魏全能亲密的搂上去了。

 

白rap看见了直接坐在白大神旁边,就差说句you feel me。

 

魏有钱拿起来了酒杯倒着红酒洗了一个旁边果盘里的青苹果,咬了一口酸倒了牙,还是保持着高深莫测的微笑,伸了一下胳膊露出来让人看不懂时间的机械表。

 

白大神一蹬腿展示了一下他的联名绝版鞋,摸了一下脖子重点炫耀他的金镶玉镶钻炫彩版狗链,捞过旁边的花盆直接红酒浇花。

 

这个炫富掰头结束的很突然,他们选的这个地方显然有点问题。魏有钱楞楞地看着一群衣衫不整通过不合法交易途径嗨的迷幻的男男女女被警察压着走出来。

 

而摧毁他的,是白大神的一句,“这些我都看不上,魏总还有兴趣?”

 

魏有钱何止没看上,他都没看见过这些人。今天之前他都以为这个地方非常纯粹。

 

魏有钱拽住领班,领班唯唯诺诺的说:“对不起,我们以为你们是一对。这不是你每次都跟白总缠缠绵——”

 

领班被两个人重点押送走了,还没说完的尾音消散在空气中。

 

这是魏有钱人生中最遭受打击的一天。表现在他一米八三的身高靠在魏全能肩膀上像是一米六三。

【白魏】慢慢来 2

治愈向  

白月光x魏护士  

好汉联盟发生之前的故事 设定有改动




晚上白月光吃到了魏护士做的饭。

 

好吃。

 

魏护士低头吃饭,头发上翘起来了一缕呆毛。白月光的眼前泛起一层层雾气。

 

他抢着把碗给刷了,把魏护士放在了沙发上看电视。

 

白月光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家的没洗干净的碗那么可爱。

 

 

他看见窝在沙发上坐姿端正玩绝地求生的魏护士,有种终于到自己的主场的感觉。

 

白·刚枪小王子·吃鸡专业户月光觉得顿时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了自己身上,乐滋滋的准备开始带魏之旅。

 

魏护士跳了军事基地,刚跳下去血条飙减,白月光端着喷子冲过去的时候魏护士拿着平底锅已经解决掉了对方。

 

白月光还在收集发育的时候,左边一直滚动着魏护士击倒xx的消息。他捡东西的速度甚至跟不上魏护士一枪一个人头的速度。

 

白月光看着魏护士的潇洒身影自觉的当了一个医疗兵。

 

 

魏护士的话渐渐多了起来,他的脸带着浅浅的笑,狙死了对手之后就看向白月光,像是大型金毛犬在求表扬一样。

 

“开——开车过来吧。”

 

“打得厉害有什么用,还不是个结巴。”

 

陌生的男声从听筒里传出来,魏护士愣了一下,笑容从嘴角淡去了。他这才发现不小心开了语音,小心的关上了。这中间也不过几十秒的功夫,就被对面爆头了。魏护士轻轻的叹了口气。

 

白月光直接找了辆车,跨了大半个地图撞死了那个人。

 

“还打吗?”

 

“不打了。”拖长的音调又轻又慢,带着撒娇的意味。话说出口魏护士就愣住了,他以前没有这么娇气,习惯自己扛着的魏护士显然没对别人这么撒过娇。

 

染红的耳朵跟垂下的头,白月光愣了愣,觉得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了下来。他用手抹了一下,是鼻血。

 

 

晚上睡觉前魏护士有些欲言又止。

 

白月光有些激动。

 

“你不是失忆了…了吗?”

 

白月光想去改名叫白激动。

 

 

魏护士就这么在白月光家里住下了几天,第三天的时候魏护士拖着箱子跟白月光告别。

 

“这些天打扰了。”

 

白月光直接懵了,“你去哪儿?”

 

“张医生那里……”

 

白月光脑袋里的雷达在听见张医生以后就吱哇吱哇乱叫,“不行。”

 

“为为什——”

 

“你就住这,我怕黑。”白月光说完就拖着魏护士的箱子把人家的衣服全挂在主卧的鞋柜旁边的衣柜了。

 

你是个成熟的鞋了,应该会自己处理和我未来男朋友的关系了。

 

 

魏护士成了待业青年,白月光胖了四斤。

 

 

魏护士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用自己存的钱开了个花店,早出晚归的。

 

白月光去帮忙,刚抱起来一束百合就打了个喷嚏。

 

白月光不信邪。挨个闻了一遍,发现自己就是对百合过敏。

 

魏护士的花店从那以后就没有百合了。

 

 

花店很适合魏护士,他的手拂过花枝,停在花瓣上的时候温柔又惹眼。

 

没有百合的花店也很适合白月光,双重意义上的护花使者几乎要粘在这里了。

 

 

他们像是普通朋友一样过了一年,每天的见面相处,白月光心里却漫上来一阵阵的不满足。

 

尤其是在听见魏护士说要去相亲的时候。

 

还是张医生介绍的。

 

白月光之前也不过觉得坐拥刘传单的张医生干什么都是在嘲讽自己,现在觉得对方摆明了就是想跟自己掰头一下。

 

他气势汹汹的跟去了,缩在酒店花坛旁边准备爆揍张医生。到了以后才发现张医生介绍的所谓的相亲对象竟然是自己。

 

我 吃 我 自 己 的 醋。

 

还吃了两天。

 

白月光气。

 

“你俩太慢了我帮你们一下。”张医生手里拿着传单,给他两塞了一人一张。

 

白月光定睛一看。

 

不孕不育。

 

 

白月光举着传单跟魏护士吃情侣烛光晚餐,点了个命运交响曲,等了半个小时发现几千块钱点了个bgm。

 

白月光紧张的什么都忘了,说到底他也没什么正经喜欢过一个人的经历,更别说告白了。

 

后面他两一起走回家的时候他还举着那张传单。

 

“你不要担心,这个病……现现在很好治的。”魏护士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 觉得白月光反常的原因跟他猜的应该差不多。

 

白月光非常不环保的扔了那张传单,转身吻了魏护士。

 

当天晚上魏护士就知道了,白月光没那种病,他好着呢。

 

他的手指没地方安放,只得拽着床单,然后被白月光十指相扣扣在了床上。

 

“你好像有点香。”白月光在他颈侧闻了闻,他刚结束一轮,满足的罩在魏护士身上。

 

魏护士第一次想把他踢走。

 

 

后来魏护士的结巴好很多了,他其实并不严重,只要慢慢的就没什么问题。

 

而白月光对他也有足够的耐心。

 

对白月光,他是可以任意期待的。对方做的总比他期待的要好得多。

 

除了一个周总要上几次之外。


【白魏】前事作废 2

白保险/白月光x魏有钱

勿扰真人




白保险之前也想过自己的恋人会是什么样子的,毕竟生活太难的时候总是要有点甜头才能过下去的。

 

魏有钱是他没想过的好。

 

甜甜蜜蜜的,看上去纯真无辜的样子,就跟他小时候养的那只白色的兔子一样。

 

和魏有钱在一起以后不管是他的生活还是工作都转变了不少,他糟糕的运气终于触底反弹了。

 

他每天脚步虚浮着像是踩在云上,工作时再也不是无聊的抱怨,嘴角总是上翘的,他会去城市的另一端窝在魏有钱的沙发里,看他的男朋友处理文件。落地窗阻止不了夕阳暖暖的光线,魏有钱棕色的发梢更加的温柔了。

 

他有时候去讨一个吻,只有这个时候魏有钱才会显现出来生涩。这个大了白保险五六岁的男人在感情上面像是一张白纸,开始的时候连换气也不会。

 

白保险取笑魏有钱的时候心里是满足的。

 

他还没正经的拥有过完全属于自己的崭新的东西,这种新鲜感简直要冲昏他的头脑。

 

他像是回到了最无瑕的学生时代,但是这种无忧无虑即使是学生时代他也没经历过。圣诞节快要到来了,他给魏有钱买了一个戒指,细细的带着碎钻。

 

圣诞节前一天跟魏有钱提出要他带着他去他家看看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几个月,应该没什么不合适的了。

 

但是对方愣了一下,脸上甜甜的梨涡消去了。

 

白保险这才捡回来一点理智,想起来几个月前跟白月光打得照面。这段时间里竟是像封存在记忆中最底端一样,被他彻底的忘却了。

 

“行啊。”梨涡重新回到魏有钱脸上了。

 

圣诞节那天晚上下了厚厚的雪,就跟要封存什么东西一样。

 

白保险还是睡在了客房,他还是珍惜着的。像是小时候第一次看见那只白色兔子一样,狂喜之下的手足无措。

 

他晚上迷迷糊糊的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走错了房间,打开灯的时候发觉不对。揉了揉眼睛才看清,几乎是满墙的白月光的照片。

 

冷意像是实质一样,冰锥从脚踝一直刺到脖子,温热的血就那么混着碎冰流下来了。

 

当时那只兔子怎么样了呢?

 

可能是死了吧,白保险的记忆很模糊。